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Neo | 11th Dec 2008, 8:43 PM | 一般 | (178 Reads)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8376105&highlight=%2Bneo

 

到底邊個搞到香港咁多大陸人 湧來香港??

1) 政棍彭定康突然主動 加大一陪來港名額
首先彭定康任內主動提出 內地來港人數每日由 75人加到150人, 香港回歸11年, 至今香港已有60萬大陸人湧來港! (#11有提到這點)



2) 香港政府一直致力  保護香港人利益

1999年1月29日,香港終審法院就「吳嘉玲案」宣判,指出所有香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均可行使居港權!!!

1999年6月26日,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聯同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尋求釋法

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作出解釋,指出只有香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婚生子女才享有居港權,非婚生子女[來源請求]及出生時父或母仍未成為香港居民的則沒有居港權,而使有權來香港的人數減至20萬[來源請求]。

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於1999年7月向立法會預告[30],將就入境條例提出修訂,內容如下:
    * 改變有關非婚生子女之條文,使非婚生子女同樣核實為香港永久居民
    * 依據人大釋法,規定只有在出生時父或母為永久居民,方可依基本法第24條第二款第3項核實為香港永久居民
* 「居留權」一詞於1987年7月1日才被立法,在此並無人在1987年前已經得到居港權或已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因此造成1987年前香港以外出生而父母為「香港人」的人士反而不能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明顯過於嚴厲;在此造成過去立法的失誤,給予糾正。

因此及時阻止大量大陸人湧入香港



3) 政棍出現, 禍港擾民:

就在此時, 有政棍提出指控 (回應網友):

「人大常委」是政治機關, 而不是「獨立無私之法定管轄法庭」, 因此指控「人大釋法」是違反「違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盟約」第14條  (參予指控包括: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香港人權監察、及香港民主黨等。)



4) 劉港榕案

1999年2月,入境處決定驅逐劉港榕案, 終審法院最終的判決為[33]:

    * 一致承認人大對基本法的解釋
    * 大比數決定確定驅逐令合法,並解除人身保護令狀



5) 又有政棍出現, 禍港擾民:

此時, 又有政客指控出現:

a) 在甘浩望神父支持下衝擊政府總部
b) # 湯家驊引用《論立法解釋》[19]「筆者認為不能公開允許和提倡以解釋法律來代替修改法律,否則會對法制的權威和統一產生不利影響。」[20]



6) 2001年莊豐源案

2001年終審法院在「莊豐源案」中的裁定卻打破了這個堡壘,任何中國公民在香港出生的子女,不論父母雙方是否香港居民或香港永久居民,都可以根據《基本法》第24條成為香港永久居民。



7) 要救香港的解決辦法:

梁愛詩提出過: 香港政府可要求終審法院就「莊豐源案」提出翻案、修改《基本法》或再次尋求人大釋法

令父母或其中一方必須為香港居民或香港永久居民的中國公民,其在香港出生的子女才可享有居港權。


由此數字可見, 自2001年莊豐源案判決後, 內地孕婦湧來港產子人數, 以陪計急升!!




8) 可恨在此段期間, 又有政棍不斷煽動香港人「反釋法」:


a) 人大釋法合憲合法, 拒絕承認「釋法」, 與拒絕承認《基本法》無異, 亦與拒絕承認香港已回歸中國無異  ( 第#1帖、#153); ; 反對釋法, 無異拒絕承認香港已回歸中國的事實, 推翻香港「法治精神」! (#155、#158)

 

引用:

原帖由 ~殘劍~ 於 2008-10-31 05:27 PM 發表
...2. 反對釋法非常有理 , 理據在於一國兩制 , 香港司法制度的最後裁判權是在終審法院 , 卻因為人大釋法而改變裁判結果 , 這形同將最後裁判權交到北京手中 , 與一國一制無疑 .

15. 人大釋法的問題在於 , 香港不認為需要釋法時 , 人大竟然主動釋法 , 而根據基本法158條指出 :
"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 , 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 , 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解釋"

終審法院根本沒有 "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解釋" . 人大自動解釋基本法的做法是違反基本法 .

若只有自法治之名而無自治之實 , 不斷強調中央這裡有權 , 那裡有權 , 還說什麼一國兩制 , 讓臺灣人看清中共的真面目吧 .

16. "遵循先例" 的原則是基於案件先例的客觀條件是否有所改變 , 先例變得不合理時 , 法院可以改變或者推翻先例 . 同時 , "遵循先例" 的原則也要看法院上級和下級之分 , 像終審法院與終審法院的案例 , 便不一定 "遵循先例" 原則的限制 .

答:

你提出的「 香港不認為需要釋法時 , 人大竟然主動釋法, .... 人大自動解釋基本法的做法是違反基本法 . 」..................是非常錯誤的

反對釋法, 無異於拒絕承認《基本法 》, 及拒絕承認香港已回歸中國的事實, 推翻香港「法治精神」!



香港特區法院並無《基本法》的解釋所有權﹐而全國人大常委則擁有基本法所有條文的解釋所有權﹐包括所有條文的最終解釋權。


早在1999年第一次釋法後﹐終審庭在「劉港榕案」中的判詞已印證這點 , 及已承認人大釋法為合法合憲行為
This argument cannot be accepted. It is clear that the Standing Committee has the power to make the Interpretation. This power originates from Article 67(4) of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and is contained in Article 158(1) of the Basic Law itself. The power of interpretation of the Basic Law conferred by Article 158(1) is in general and unqualified terms.
此法理論述是不能接受的。全國人大常委擁有進行釋法的權力是非常清晰。這權力源自中國憲法第67條第4款而又包含在基本法第158條第一款之內。第158條第一款中賦予的基本法解釋權﹐這項權力是“全面而不受限制的”(第323頁B)。

因此, 你提出的「先例變得不合理時」, 並不適合, 不論何時, 香港終審法院無權推翻《基本法》的法律效力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擁有基本法解釋所有權

第158條第1款:

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The power of interpretation of this Law shall be vested in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亦即全國人大常委擁有整部基本法的解釋所有權﹐ 即是全國人大常委可以對基本法所有條文作出解釋﹐而且可以直接主動作出解釋。


正因如此﹐終審庭在<劉港榕案>判詞中﹐對於基本法第158條第1款是作出以下判決﹕
Article 67(4) of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confers on the Standing Committee the function and power to interpret laws. This power includes the Basic Law which is a national law. The Basic Law itself provides in Article 158(1) that the power of interpretation of this Law shall be vested in the Standing Committee.
中國憲法第67條第4款賦予全國人大常委解釋法律的權力﹐此[解釋]權力包括作為中國全國性法律的基本法﹐基本法本身也在基本法第158條第1款指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基本法第158條第2款﹕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


條文是非常清晰的﹐全國人大常委授權予香港特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的確﹐這個自行解釋是完全的授權﹐ 即香港特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如遇到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可以自行解釋﹐而不需提請人大釋法。

然而﹐我們要清楚知道﹐特區各級法院只擁有「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的自行解釋權﹐特區各級法院雖同時擁有「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外的條款」的自行解釋權﹐不過特區各級法院並沒有「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外的條款」的最終解釋權﹐所以特區各級法院並無基本法的解釋所有權。

同時﹐雖然全國人大常委在授權香港特區法院擁有「基本法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的自行解釋權﹐條文中並無說到全國人大常委在授權後﹐便沒有了「基本法中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的解釋權。


基本法第158條第3款﹕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的其他條款也可解釋。但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全國人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解釋為準。但在此以前作出的判決不受影響


基本法第158條第3款的條文﹐正正引證了香港特區法院並無沒有「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外的條款」的最終解釋權﹐而我們需要知道「在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the courts of the Region shall, before making their final judgments which are not appealable, seek an interpretation of the relevant provisions from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through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of the Region」。

換言之﹐「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當中的「應」是必須(shall)﹐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的其他條款進行解釋﹐需在終局判決前提請人大釋法是憲制責任﹐而終審法院並無在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不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的權力。

 




b) 回應上列第(3)點:

明顯有網友, 完全唔了解「人大的立法解釋權」和「法院的司法解釋權」兩者之間的區別!!

大家謹記, 中國是「單一制」國家,不是「聯邦制」, 因此, 地方的權力都是來自於中央的授權, 是《基本法》第二條規定, 全國人大授權香港特區依照本法規定, 實行高度自治, 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

基本法的第四章指出「香港的政治體制」, 分為六節,  分別是行政長官、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區域組織、公務人員。香港的政治體制是全國人大制定基本法規定的

根據《基本法》, 「人大常委會釋法」是最高權力的「政治體制」, 香港的「司法機關」亦是「政治體制」之一

「人大常委會釋法」的法律地位  高於「特區法院的司法解釋」, 奠定了特區各級法院必須遵從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解釋。 特區法院的司法解釋權則源於《基本法》第158條, 是地方司法機關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行使的權力。

因此, 在法理上, 人大立法解釋的法律地位高於司法解釋, 而且是權威性並具最高法律效力的法律依據。 不單釋法合法合憲, 且更可主動提出釋法!!

人大亦在此激烈爭吵期間, 曾就有關問題作出詳細解釋

政棍在第(3)點的「字面義」的攻擊「人大釋法」, 也就隨之不攻自破!

 

***************************

 

引用:
原帖由 eric_from_1986 於 2008-12-8 06:30 PM 發表

為何法律條文可由立法者解釋?

立法又係你,釋法又係你,講乜都得

 

香港一向源用普通法制度, 法院在判案時, 可對法律作出解釋,  這些解釋亦可成為案例, 對其他法院具約束力

中國的法律制度, 是以大陸法系為原則, 是由立法機關─而非法院─擁有最終解釋權。(而內地全國性法律的最終解釋權屬於人大常委會)

《基本法》既已成為香港的憲法, 屬中國全國性憲法, 而香港的法制, 是不能與《基本法》相抵觸的



你所質疑的立法機關解釋權, 在其他國家也有存在, 例如:

希臘及比利時的憲法, 均授權國會可對法律作出解釋

法國的立法機關也有類似的權力。

另外, 英國的司法自主權,也開始出現限制的。自從英國於1972年加入歐洲共同體後, 英國上議院必須就共同體的條約條文,提請歐洲法院尋求初步解釋。


假如閣下認為這樣很有問題的話, 也請閣下到英國、法國提出質疑、反對吧!

 

 ***************************************

引用:
原帖由 高貝利之神2 於 2008-11-23 12:42 AM 發表
新移民不過係scapegoat
事實上來港新移民數字一直低於限額好多
而且呢個數字係逐年下降
新移民對香港impact只係好细

 

每年5萬幾人來港, 回歸11年, 大約有60萬, 由於現時需滿7年才可領綜緩, 因此申領人數暫時不多

今日又整單來港1年人士領綜援案, 假如勝訴, 呵呵...香港唔加速死亡, 都唔得啦

以下是假設:

假設60萬新移民中, 有9成人「可以即時」領綜援(假如勝訴) , 約$3000/人, 若每年16億

佢地在香港所生的子女, 即時可享有權利

佢地在內地的子女慢慢一拼申請來港.....

條數非常噤計喎



假如佔大多數係以下呢個例子..1家5至6口  = 約1萬幾 (暫以1萬5計)......約每年80億...

另外, 還有佢地子女其他福利, 如教育、醫療、住屋.....  加加埋埋, 駛唔駛成100億呢?

自此, 一方面不斷有5萬多大陸人來港領綜援、另方面又有幾萬孕婦來港產子...(以上數字, 已沒有計算來港產子的bb的綜援!!)

以後來港人數每年不斷加大....條數噤計嗎?

年年超過100億或以上 的話..以後來港人數 陸續加碼喎(每日100個).....你敢說對香港「影響不大」??

引用:

我已沒有將來港產子的幾萬人數列入, 只以現時共60萬 假設9成人申請計算

所有預算, 都必須要有假設

關鍵在於呢單來港1年人士 領綜援會否勝訴!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8662497&pid=184080198&page=44&extra=#pid184080198

 引用:

原帖由 49000pk 於 2008-12-17 02:19 AM 發表
我從未話人大無權力釋法。
不過﹐大陸法律有幾可信﹖﹖
西方呢﹖﹖打條文﹐國家耐唔中都打輸官司。
大陸呢﹖﹖國家注視的﹐中央重視的﹐可能一次都無輸過。
打條文定打人事﹐大家心裡有數。
如果可以﹐相信江青﹐陳希同寧願用香港司法制度定輸贏好過
跟大陸法律。
如果你堅持大陸法律更加優勝。
Fine!!咪其他網民自己做判斷。

一個國家的憲法, 就是該國的國家根本法, 必須致力維持其「權威性」、「尊嚴性」及「穩定性」,  藉以表現出作為國家社會的最高規範和最高規則,  為了強化憲法的穩定性及地位, 憲法不能經常地進行修改。

過去中國的「修改憲法」也是考慮中國整體利益而作出, 以銜接國際軌道

閣下聲稱對中國法律無信心, 卻又煽動「改憲法」令中國的憲法的權威性更低, 其中的矛盾及企圖, 已非常明顯!

樓上ching網友也質疑了閣下說的「釋法」沒信心, 既然如此, 為何閣下對「改法」有信心?

是甚麼理據「釋法」沒信心、而「改法」有信心? 完全矛盾之極!

「釋法」的做法, 也是不少其他國家的慣常做法, 例如英國因加入歐洲共同體, 英國上議院必須就共同體的條約條文,提請歐洲法院尋求初步解釋。希臘、比利時、法國的國會/立法機關也有類似的釋法權力。

請閣下別再煽動一個國家隨意「修改憲法」, 這次的理據, 比上次政棍「煽動反釋法」以蒙蔽、愚弄香港人的手法, 更加難 睇!

 

 

 

 


[1]

連立法原意都唔俾問唔俾人解釋, 連法治根源都連根拔起, 這是法治精神, 還是猜疑精神? 另外, 我想問你, 法例是否一推出就是完美, 在香港有無試過修法? 修法是否代表人治? 五十年前立的法, 當時的人死晒, 是否代表我們不應修過時法例?


[引用] | 作者 一個好人 | 14th Dec 2008 2:48 AM | [舉報垃圾留言]